閑綠

這時,我突然感到,這兒,在我面前,幾乎觸動我的,就是我要尋找的羅曼司。


阿茂和仁科,光名字就可以是一部电影。
也像侯孝贤的电影里走出走进的,出台南到台北,乡愁都市,一路歌唱,用你听不懂的方言,红通通的手风琴。很难在他们的音乐里听到沸腾的“躁”,冷静调侃讽刺揶揄漫不经心,不单单给你旋律,还给你一段一段的故事一帧一帧的画面一片一片的颜色一飘一飘的气味,没有一丁点儿过把瘾就死的宣泄急赤白咧的怨愤刻意标榜的粗口期期艾艾的抒情,弥漫着一种让人妒忌的信手拈来的日常感。

是清流了。


评论
 

© 閑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