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綠

随意地啜饮春风何等欢愉。


寒风中看房回来的路上,室友姑娘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递给我,接过来才发现是包黑俄罗斯。
同事他们带回来的在那发,我说我也要一包,他们说你又不抽烟要什么要,我说不管我就要。
她说,笑。
今天是什么蓝月亮还是血月亮我不知道,反正这里仰断了脖子弥望的也只有发红的天空。烟盒的金字在水果店铺前的白灯里反着光,倒觉得是揣着一包发热的火柴。


评论
热度 ( 2 )
 

© 閑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