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綠

随意地啜饮春风何等欢愉。


『摆列着破伞孤灯,
对着这平安吉庆。
光灿烂剑吐寒星。
伴书箱,随绿绮,
乘着这蹇驴儿跎蹬。
俺这里一桩桩写上丹青,
似一幅梅花春景。』
—《钟馗嫁妹》


勾着一张笑面孔的钟馗,唯有这暗月残雪里骑驴归家一幕泄漏悲情,瞧着旧门庭洒下辛酸泪。罩滴滴红的长袍多少喜庆,嫁了妹妹再没有牵挂,就回地府去做个洒脱脱乐哈哈的判官大人吧。

再夸上京大武生王玺龙,别人扮钟馗,谐趣有之嬉闹有之狷狂有之威莽有之,独独看他的钟馗,还当得上优美二字。

这折排得也好,开头低调照明里五小鬼依次登台,复引钟馗亮相,烟幕缭缭中簇拥出一个高大身形。想起去年看汉津口他的赵云,黑白双马僮一前一后为其牵马而出的情形。每出场必使人眼前一亮。



评论
热度 ( 3 )
 

© 閑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