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綠

随意地啜饮春风何等欢愉。


公交开过十字路口的时候,看见高架下静止车流的尾灯,在高架滑白巨腹和铁皮路牌银背上反射出的光。即将沉落的黄昏里,红的绿的橘的,发亮的,车身笨重转弯里掠过的延迟的瞬间,有种鲜艳璀璨的感觉。日常偶时会给我以这种陌生感,有时是所谓诗意的来源,但更多时候只是带来怀疑而生的晕眩。


进小区的时候,看到草坪那边的白油漆秋千椅晃了好长时间,轻轻地,不耐烦又不满足的模样,上一个坐它的人离开时大概很欢快地跳下去来着。


月亮是个微凸的半圆。现在这个房间不多的好处,大概是推窗即能望月。






评论
热度 ( 2 )
 

© 閑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