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綠

這時,我突然感到,這兒,在我面前,幾乎觸動我的,就是我要尋找的羅曼司。

昨日放下行李本着事不过三的想法去三刷,感觉中毒更深了。。。


郭的演绎特别喜欢,是漫长的监禁生涯终结后应有的样子。自是傲气、自矜、猢狲顽性,而五百年沧桑陵谷如长睡方醒,花果山凋零,齐天旗尘掩,他早失来路,对去途又无法认同,纵有毁天灭地之能,仍是四顾茫然。


郭很有那tough-but-tender的气质,自《赤脚小子》开始,刚而易折琉璃心性的角色颇能引人心痛,如今演技纯熟而此技能未失,还是一双眼睛生得好啊~ 猴子一打白骨遭紧箍惩戒孤坐峭壁时茫茫失焦眼神,别师而去独立孤峰之上皱拧的眉,一万三千五百斤的如意金箍棒生生顿在歹毒心肠国王命门前痛苦不解的追问,都乍然不防被小刀子扎的咧。


然后这么多年都冷漠脸走过的猴唐坑今日一脚踩空郑保瑞我该感谢泥嘛。


特别萌遇二三之前辣个场景,背着没有get到虎皮裙缝制技巧只好破罐破摔将所有边沿缝在一起的和尚送的虎皮挂饰(?)的猴子飞飞落定回身,慢悠悠挑衅侃逗语气问“怕了?”,蓝瓦瓦袈裟中一张嫩白俊脸的和尚无比实诚地下巴往下戳两戳,倒把这寻衅语气千年难改的傲慢猴子闪得一愣,从未遇见过这样的对手,竟颇有点不知如何反应的意思。


那一瞬猴子的表情特别可爱w。


还有初见和尚这外来者时本能睁圆眼睛的小动物天然反应,你们知道俺是谁吗得到肯定回答后欢喜难掩的样子,云海西国迎宾宴上咂摸半晌品味一有敌情立刻吐掉的糖(?)。


最后,破石而出用在唐僧身上牵系二者关联,有趣。









评论 ( 7 )
热度 ( 19 )
 

© 閑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