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綠

這時,我突然感到,這兒,在我面前,幾乎觸動我的,就是我要尋找的羅曼司。


作着铅灰色的空荡枝干到了初春时节便分外扎眼起来。偶见一些树枝上挂着颜色鲜艳的风筝,无人去管。

公交晃动,她感觉天气瓶的冰晶全部在脑中碎开。虚实难辨。

评论
 

© 閑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