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綠

這時,我突然感到,這兒,在我面前,幾乎觸動我的,就是我要尋找的羅曼司。


罗成的故事里不也是美与死的极致诠释么。

他要白马,要银枪,便连那一身披挂,也要银盔素甲。绛红 湖蓝 樱粉 黛墨 翎上的孔雀眼缎上的金丝线,都不过是将他明霜寥白里的美衬得更锋芒而已,无怪得人家叫他个俏罗成的花名,连带着前面冷面寒枪四个字,都含了些许调侃自家儿郎般的情味。

这白色的少年,银甲的将军,万箭穿身满襟血污,像片雪樱花的花瓣坠下来,坠进那条淤泥河里。

评论
热度 ( 7 )
 

© 閑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