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綠

這時,我突然感到,這兒,在我面前,幾乎觸動我的,就是我要尋找的羅曼司。


剛訂完“京生如是”系列演出的票發現可以免費看他,坐穿了軌道一號線跑到寶山,虚脱走出以為百米便到竟還有兩公里,站在地鐵口夾沙攜塵的澀風裏有些懵逼。

進去時已開演了半小時,台上哄哄一眾正馬球賽,聲喧鬧鑼鼓騰裡銀底紅袍頗照眼奪人地立著,阿波羅屬性的皇帝。

對新編戲曲的元素雜糅慣有些牴觸,倒不是不美,便舞台前泱泱可觀的大樂隊中西貫通,胡弦提琴一處裡漫入電子琴空靈淙淙,就頗有妙趣。然多了太多「實」,少了韻味。

跑到第二排空位上坐下後悔沒帶相機,看到楊楠小哥演了個小文官,特別認真地演景深處的環境戲,同樣妝容他倒也比旁人白一度。

故事傻兮兮的,撐不起這個大而無當的名,不過臨尾兒有一段場面調度和布光格外喜歡,李世民從長孫皇后規zhu劝gong月夜往他魏卿家出发前,这厢絮絮心理戏,那厢痴痴诉衷肠,明暗交光喻两地相隔,但唱词相和(这段和得超美回味脸),利用戏剧空间虚化想象挪用的特点,产生未见如见心意相通的效果,这是舞台独有的。然后他得得唱着明月照我就去找魏卿了,然后拉小手“谁说卿狰狞,我看卿妩媚”(实力撩汉我也是跪)嘛事么有了~

评论
热度 ( 1 )
 

© 閑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