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綠

這時,我突然感到,這兒,在我面前,幾乎觸動我的,就是我要尋找的羅曼司。



他說 看見的一切都是幻象。
我疑惑,幻象如何能夠被「看見」,若「看」僅僅是這易於衰敗腐爛的肉體上生長的器官與光照下實形萬物發生的關聯?

那麼我看見了什麼。你看見的是什麼?

車窗外滿目黃綠。黃和綠,鵝黃新綠,油菜麥田堅守著一片也狹小也闊廣的春地。


問題應該獲得答案而不是衍生出另一個許多個無窮個問題。問號彎曲的弧度動搖這世界穩如磐石固若金湯的根基,土地皸裂出乾燥的裂口,內里是無盡深黑,藏匿著醜陋的怪物和噁心的秘密。滲出滲出不斷地滲出劇毒的濁液哪怕看上一眼也會被沾襲。


那咸味是海風的,濕漉漉的,帶著潮腥。
咸味有好多好多種啊。
即便是來自肌膚,也有截然不同的質地。
北方的太陽,西地的秋風,南國的月亮,東海的春光。

甜味也是。還有苦味。
無可窮盡的層迭密綴。

但酸味和辣味就很乾脆,像忽來忽去的俠侶,薄刃飛匕,紅袍黑衣,沒什麼恍惚的餘地。





评论 ( 3 )
 

© 閑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