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綠

随意地啜饮春风何等欢愉。

这天是个雨天,雾气笼下来,将视线放逐入一片茫无边界的混沌中。那些红顶白墙紧密排列的房屋、金黄中余些残绿的麦田,和伫立其间的一个又一个线塔,飞横其上的一条又一条线缆,看起来似乎都向着那片混沌无边、无边地延展,直到世界尽头,如果那玩意存在的话。

南山路走到湖滨道,是五年后再见的西湖,远处仍是青山隐隐入目成画,湖边树上仍有机灵胆大的松鼠,仍是永远络绎不绝行人,阴天的缘故吧,空气中水分充足,潮湿的焦躁坠到地上,人人看来闲怡自在。

不知我看起来是否也一样。

开到绣球花了呀。前几日才知道它还有个名字叫紫阳。美。可我还是喜欢绣球。 

浙江博物馆庭院前一株很高的广玉兰,有几枝开得稍低近来人前,一朵一朵旱地白莲。



评论 ( 2 )
 

© 閑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