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綠

這時,我突然感到,這兒,在我面前,幾乎觸動我的,就是我要尋找的羅曼司。

人没坐满,后几排都是空的。

第一次坐在这个区域,舞台后面,大部分时间里看到的是背影,银发的键盘手让我觉得宁静。明亮的舞台前灯打在身上很有温度,看见前方观众席上一排一排的面孔,曲目之间的黑场,人隐没在暗影里。一些瞬间的疏离错位之感,真实存在的怀疑,如身不在场,又如某种隐蔽后援。

声音在厅壁间游走,踅回,一瞬的回声叠和,像梦忽醒。它听起来总像是和主体的肉身分离。即使他非常sweet的照顾到背面的观众,时有回身互动。一直坚持说着不流利的中文,一个字一个字地咬着,像夕照将褪的海滩上城堡没有盖好怎么也不愿走的孩子一下一下地拍实新加上去的沙子。可爱的发音。

笑起来像海风。encore时说 我要走了,我会再来~ 尾音绵延温软。




评论
 

© 閑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