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綠

随意地啜饮春风何等欢愉。

在海水的镜子背后

这班编号824的公交似乎开了很久,在晚高峰的河流中时沉时浮。胶州路康定路落车,沿着康定路一直走,第一个路口就是常德路,800show的那个很像轮胎公司logo的霓虹招牌裹着一圈红光。天色一点一点的晦暗起来,便利店买瓶水出来,灰而发亮的云已经漫漫铺开,头顶紧着落下大颗大颗的雨点。点连成线,如同一根根甩动的鞭子,将放工的上班族们的脚步抽打得节奏飞快起来,从路口向着几百米前的地铁站奔跑。


一连串车辆的尾灯在两根被雨水打得潮湿的电车缆线上折射出红色的光,它们浮动、跳跃着从长长的缆线上掠过,继而消失如同从未出现。


意识到前面就是昌平路地铁站,这周围就是一年半前住过的所在和走熟的街道时,我再次对自己的记忆产生了疑虑,并不无悲哀和挫败感地意识到,无论我怎样尽可能地试图去探究和熟悉这座城市的地貌,最终只能以失败而告终。我以为印刻在我生命体验和情感记忆中的,不过如磁板画一样,画面满了,再无可下笔之处,就要拉过手杆一切清零从头再来。而那些存在本身周期如此短促的变换更迭,也一再以改变考验我记忆的忠诚,在对面不识的时刻里,记忆和现实谁又更诚实一些呢。


5月的时候刷到演出信息就买了手枪的票,二楼一排正中,每当我的视野和舞台之间毫无阻碍且以俯视将一切尽收眼底,我常会产生奇怪的错觉,栏杆变成地平线,我被关进海水的镜子里面,舞台变成现实世界,上演荒谬失序的人生百态。或者也许要加个限定词,仅仅限于老孟,限于艺海?好想去蜂巢看你们。


今日是首场,老孟还是老孟,虽然不断地挑刺吐槽可还是最爱他。张弌铖一如既往地没有让人失望,苏苏的蠢萌感人肺腑,最后窝他身上学猫那里萌得我满地找毛。


出来时雨早已经停了,浮荡着水分子的空气潮湿温热。这种状态不会持续太久的。她这样想着。










评论
 

© 閑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