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綠

這時,我突然感到,這兒,在我面前,幾乎觸動我的,就是我要尋找的羅曼司。

针。


地铁从城市的肚腹中穿过去。行走在钢筋水泥之下,行走在比尸体埋藏得更深的地方。

他感觉这庞大的钢铁怪蛇其实是穿游在深深的海底,深到没有任何光亮可以穿透到达。在那里,黑暗和海水一样无边无际,或者说,黑暗就是海水,在彻底挣脱了光线绳索的所在,自由自在地嘲笑人类对于界限和极致的追寻。在那里,如它一般的存在是很平常的,也因此它不再成为怪物。它成为从针尖滴进大海里的一滴水。

经过车厢回风系统后从头顶坠下的冷风吹干了颈背黏着的汗水,他希望和站在自己前面似乎不着急下车的女孩调换个位置。请问。女孩侧过头来,另一边耳朵上的条形坠饰晃闪着银亮的光。

那根针又在哪里呢。





评论
 

© 閑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