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綠

這時,我突然感到,這兒,在我面前,幾乎觸動我的,就是我要尋找的羅曼司。


看到它的时候,它正穿过空无一人的路中央,蹓跶去路边的空地。

走近时它起身,以为它要逃进万年青的枝丛里,却是荡失重逢样一径柔柔叫着走过来,纤软毛皮绕着我双腿蹭了一圈,挨在脚边复又躺下。撩得我内燃自爆,落荒而逃。

然而逃出百余米,它竟身后甚凄凉哀叫两声,将我变作李春发真真是一声哭惹得我寸步难行。回过身,天色擦黑里,它一对儿绿眼睛荧荧烁烁两汪翠星石,我蹲下来冲它伸手,它先是小跑继而不紧不慢地向我走来的几秒里,我几乎看见脑子里噼里啪啦炸开的小火星在眼前一颗一颗地闪。

它走过来,跳上我膝前的花坛阶面,保持着亲近又不相依挨的距离,捡个和它之前大约准备在路边空地上消磨一段时间的侧卧姿势躺下,左腿悬空着抻出去,趾爪微微张开。然后它把头搁在雪白的手臂上,开始发呆,百无聊赖,意兴阑珊,偶尔看一看不时行过的车辆,满眼孩童姿态,直视着车前灯的大片光束,给照出一身暖。

我克制不住地越界,伸手轻轻抚它头顶,一下再一下,它默着,闭一闭眼。我身不能动,心不能移,哪里还走得开,哪里还站得起,哪里还记着我要去哪里。可我毕竟只能在理智的弦烧断最后一根前落荒而逃,假装没有看见它再跟在后面。

我的天。



评论
热度 ( 1 )
 

© 閑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