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綠

這時,我突然感到,這兒,在我面前,幾乎觸動我的,就是我要尋找的羅曼司。

我常常走来看望你 鲜血流遍全身。


骆一禾太美了。

太美了。

太美了。

诗真是灵幻的东西,它甚至不适用才华之类的字眼称呼。它是一个国度或异空间,有人从鸿蒙之初即降生在里面。外面的人永远进不去,头破血流不可以,削骨挫皮也不可以。

而又很讲眼缘,喜欢的第一首看过去就会喜欢,被一柄魔法棒一样的小钩子钩到心窝窝里,钩出一个小小的孔洞,汨汨流出窄细却清甜得让你坚信是从那个灵幻世界流出的泉水。
而不喜欢的就是不喜欢,再盛名再个性,看完整本也不会喜欢。妖得很。

感激西川的整理,也感到与他同样的绝望,即,永远写不出这样的诗行。

评论
热度 ( 1 )
 

© 閑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