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綠

這時,我突然感到,這兒,在我面前,幾乎觸動我的,就是我要尋找的羅曼司。


江与海不同。
它不远离陆地而去,也不远避人群。
浩淼,却目的明确,岸涯笃定。
逝者,超脱生死的悲悯。毫无怨恨于馈其断裂污秽的,反承着他们的苦与罪东葬入海,不复归。


评论
 

© 閑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