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綠

随意地啜饮春风何等欢愉。


不可能有过多的抒情,因为抒情本身就是过多。

—茨维塔耶娃

评论
 

© 閑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