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綠

這時,我突然感到,這兒,在我面前,幾乎觸動我的,就是我要尋找的羅曼司。

这辆再不是我们就走。如此地。反反复复。压在舌头底下,不出声,只有一些低低的气音冒出,像苍蝇飞行时翅膀在空中带出的微弱气流。
而他们终究等了一辆又一辆,终究没能走成。
从一开始就知道的。


评论
 

© 閑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