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綠

這時,我突然感到,這兒,在我面前,幾乎觸動我的,就是我要尋找的羅曼司。


枯桂花的影子留在眼睛里。
却并没有办法从皮膜血肉中找寻痕迹。
它们在纸面上交叠,那些纤脆色沉的梗。
关于这个错位秋天的一整个寓言。这样细小碎微。
篡改面目印象的雨,在时间序列的孔隙中哗啦啦地倾流下去,没有底,没有底。
当然没有盛夏在梅子后面守着你。

就这样潮湿寒冷,寒冷潮湿,遍地白毛,白毛遍地。

等待冬天再次来临。

评论
热度 ( 1 )
 

© 閑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