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綠

随意地啜饮春风何等欢愉。

一个repo | 一零(三)one zero(3.0)

#梁基爵x蔡明亮媒体装置音乐会

a visual music encounter

08.10.18

 



剧场在二楼。进门之后,大厅里被一种宛如强劲鼓槌的规律频震声充满。声音来自摆放在楼梯口的声动装置,一个白色中空的正方体,内部安装牵引震动的设备。向上的一面嵌入一个黑色的音箱喇叭,喇叭上错落地撒放着许多枯细树枝。与心跳同频的震动声和被放大的树枝间窸窣的摩擦声一起循环产生,进入耳朵。

 

走进剧场,看到在舞台的前方也摆放着一个完全相同的装置。白色箱体后面缀着的长长的电线,像是条白色的血管,把剧场内外的空间串联。不同的是,在剧场内部的这个装置旁边还有一个与其相呼应、复调式的装置,一个透明的碗状容器,被安放在镂空的黑色圆形框架中。在容器内部,是与震动箱里同样的枯树枝。它们在舞台上方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明亮,被一览无遗,交错的影子隔着容器的玻璃投置在灰色的地毯上。而强劲心跳一般的震动持续地在剧场空间中回响,直到演出正式开始。

 

舞台的构成很简单,投影幕布、调控台,和前方用白色碎石子铺设出的两条小路,一条弧形,一条笔直。演出过程里,碎石子有几个时刻随着打光的变化,呈现出湖水般的蓝色,和苔藓般的绿色。

 

演出开始,梁基爵从舞台左侧走入,白色的身影被光切出。他走上那条靠近舞台前方的笔直的碎石路,缓慢地踩踏、踢动石子。石子间相互撞擦的沙沙声与背景中空旷的钟摆走动声相叠合。然后舞台上方垂下十二盏黄色灯泡,中间的八盏在白色幕布前方,两边的四盏悬浮于黑暗的底色。灯泡跟随着乐声的节奏次第明灭,亮度也与音节的强弱保持一致。钟楼整点报时的声音不时穿插其中。作为序章的循环,乐声和光亮的节奏变得越来越快。

 

序章结束,梁基爵走下舞台,拾起地上的电线,缓缓将舞台前方的震动装置从一端拉动到另一端。然后他走向那个透明的碗状容器,轻轻拨弄其中的枯枝,声音被扩音装置传出被观众听到。舞台上加入大提琴和手风琴各一人,两位女子皆身着白衣。背景幕布前方同时吊下两块4x3长方小幕,投影出蔡明亮电影《那日下午》中的空镜头。树影,落叶,积水,墙壁。大提琴和手风琴的呼应与对话中,枯枝拨弄的声音像断续的风。

 

然后没有然后了。好像睡了十分钟...然后飞天了。

 

 


--

【演后谈】

    

    梁基爵:

    蔡明亮导演很多工作,还有就是不太希望坐飞机。所以就是通常都是不会出去台湾以外的地方。(活动范围)很小的他。所以这次没有来。

    这个演出到上海这一个版本,和之前的两个有点不同。就是把整个演出都放在舞台上。可以看到我们的作品(有和之前)很多不一样的地方。

    这个作品主题是关于很简单的东西,就是关于“有”和“没有”。关于我们当下、现在这一个时刻、这个时候,我们感受到的东西。就是说现在的东西。所以你看到这个作品里有很多关于时间的东西,还有就是蔡导演的影像,很多也是跟时间很有关系。

 


    Q1 注意到你有一些人声吟唱的部分,是用英文在说I am怎么怎么样的段落。你用那些英文词应该是想要传达一些意思,可是你又用电子让词句变得相当地难以辨识,甚至是有一点点起鸡皮疙瘩的感觉。所以想要问一下你这样处理的考虑是什么?

    A1 第一就是我常常唱的I see,I hear,很多I的,我自己的现在这样。和刚才说的一样,这个作品是关于很多现在、很多当下的东西。好像是帮影像里的李康生说一些话,就是他现在要感受到的什么什么。还有就是,用了比较电子的感觉去唱。因为蔡明亮导演的影像有一个很特别的地方,就是他从来都没有音乐的。在这次的作品中,我想要试一下把我的音乐配合他的影像,把电子音乐配合他那么平静、那么慢的影像,会有什么样的效果。

 

    Q2 想问一下您的作品中是先有了音乐还是先有了蔡导演的影像?

    A2 和蔡导演的合作也是尝试一个新的方法。合作不一定是两个人坐下来开会分工。我们想试一下不同的。我们这次没有太多的沟通,我们的沟通都不是因为这个作品,而是因为我们的生活。我去找他,去他家,感受他的生活,来作为这一次作品的沟通。然后我们有一些很基本的资料,他就去创作他的影像。主要是他创作先,然后我再去创作我的音乐。其实和我们的沟通有关系,但又不是直接的关系。但是在了解对方生活的过程中,把这个作品弄了出来。

 

    Q3 蔡导演他影像中的取材,是完全来自他的生活吗?比如他吃饭的场景和浴室的场景,是为了这次创作专门寻找的地方,还是完全就是他真实的生活。

    A3 这是真的他的生活。就是他关于这个作品,他说给我听,他会拍三个东西。第一个就是,不懂怎么说国语(笑),长——是不是这样,一个长壁,他的家的墙。然后就是,废区(墟),是这样说吗?然后就是李康生。这三个东西。(#康仔哭晕)因为他家是住在一个废区的旁边,然后就是当时他的生活就是这三个东西,李康生、墙和废区。然后他就拍他的生活给我,是这样子。

 

    Q4 您在人声的唱以后,现场又做了声音采集。在后面的部分,加入了这个采集,成为其中五到六个之中的一个。请问您在演出中,把哪一句哪个部分放到后面去,是一种现场的即兴判断,还是原本设计好的?

    A4 一早就安排好了。没有现场。我们全部都是设计好的。

 

    Q5 您运用了很多光、电、枯枝,然后用电音的处理,让这种原始的声音、原始的能量通过一些现代的处理,体现出一种非常抽象、有意境的东西来代表时间。包括您也运用到沙石的声音,代表时间的流逝,我是这么理解的。影像的部分给我们的是一种很生活化、很直观、很具象的东西,包括有用到吃炒饭或是在浴室的画面。那么在音乐和影像方面的结合度上,就是在这个抽象和具象的结合上,你是怎么考量的?

    A5 不好意思,你的问题是……???

    (小哥:就是为什么这样的音乐和这样的影像结合在一起。)

    okok,啊……有几个想法。第一个就是跟刚才说的一样,我想在这个作品里面做一个实验,就是把电子音乐放进蔡明亮的影像会有什么效果。然后,对我来说,其实蔡明亮在拍他的生活,我也是把我的生活,我觉得我的生活的声音放在这个里面,我觉得现代人不可能生活没有科技的。所以科技是我们生活很重要的一个素材,慢慢就变成用科技去做一些电子音乐。所以电子音乐对我来说,是我的生活的一部分,因为它代表科技。所以这个作品就是我把我的生活放在里面,蔡明亮把他的生活也放在里面,就是这样的一个处理。





评论 ( 4 )
热度 ( 1 )
 

© 閑綠 | Powered by LOFTER